江苏e球彩开奖号码|江苏e球彩开奖结果

郎紹君:現代書法魂系何方
2019/3/25 14:59:52 來源:人民網 編輯:吳敏佳
   分享到:

喜觀書,卻不能說入門談現代書法,這篇雜感,門外談而已。請知者教。

書法是一門內容完全變成了形式的藝術。它沒有題材,沒有摹仿,沒有描述。它虛構現實,但不虛構客體(物象);古代書論,頗知此理。如楊子說:“書,心畫也。”已指出它表現心靈而不反映現實的特質。劉熙載說:“書,如也,如其學,如其才,如其志,總之曰如其人也。”如黃山谷形容司馬光的書法:“左準繩,右規矩……觀其書,可以想見其風采。”這“如也”,并非如肖像畫一般可以睹其目睛毫發,乃一種抽象形式的神似。《金石略序》云:“觀晉人字畫,可見晉人之風猷,觀唐人書蹤,可見唐人之典則。”——此說如其時代。“北書以骨勝,南書以韻勝。”——是說如其地域:地域語言、景色、性情之類。至于說書法“若坐,若行,若飛,若動,若往,若來,若臥,若起,若愁,若喜之狀”,則是如人及一切生靈之運動。韓愈《送高閑上人書》說張旭書法先“觀于物”,見“天地萬物之變”,然后“可喜可愕,一寓于書”——由觀物變情,由情寓書。宗白華稱張旭書“不是事物的刻畫,而是情景交融的意境”,這“意境”即“如也”,而絕非“映像”。

變作了形式的內容,那形式即內容。但“如也”之如什么,仍是器的范圍,器與道通,書法的最高目標亦是“道”。這就是“書雖藝事,可進于道,以書見道”。“道”是說不清明的,但它是某種終極價值,人的一切行為包括藝術活動,只有與這種超驗的終極意義相連,才能產生充實感與歸依感。鴉片戰爭尤其是“五四”運動以來,中國人心中的道,逐漸破碎、失落。現代書法的萌動,曲折地反映著古“道”的失落,亦曲折地透露著尋找新“道”的沖動與迷茫。傳統書法千變萬變,不曾脫離儒、道諸家所闡述的生命理想和人格價值。現代書法魂系何方?

在舊的價值體系崩塌、新的價值體系又未建立起來的混亂時期,藝術的首要使命還不是形式、內容這些具體的“器”本身,而是如何以器尋道,進而達到新的“以書見道”。否則,混亂時期就難以結束。

書法是書寫漢字的藝術。先有功能性的文字,后有審美性的書法,兩者重合為一。書法依附于文字符號這種特殊的空間占有形式。文字與書法的重合,是意義符號與藝術符號、實用價值與審美價值的重合。一部書法史,是審美與實用先結合后分離的歷史,但依附性與重合性始終未變。體現在筆法、結體、行氣中的精神性,大抵是獨立于字義之外的。書的“如也”,與文字的意指無關。換言之,文字符號與書法造型表現形態上重合,內涵卻是二元的。

二元但彼此相關,即文字意義總是自覺不自覺地對創作與欣賞發生一定作用。草、篆要“釋”,為的是便于欣賞者讀,“讀”文于書家和觀眾均不是可有可無的環節。對書家,它往往構成創作動機和意態的一個因素;對觀眾,它往往是欣賞的輔助。孫過庭說王羲之寫字“涉樂方笑,言哀已嘆”——那“哀樂”乃文義的情感,那“笑嘆”乃被文義情感激起的情感,也就是孫氏說的:“寫《樂毅》則情多怫郁,書《畫贊》則意涉瑰奇,《黃庭經》則怡懌虛無。”文字意義對書家創作意態的影響多表現為無意識滲透,當事者常不覺然。歷代法書名跡,或寫碑、或記事、或書信、或詩題、或書聯,莫不是在表達文字意義的過程中創造書意的。不必把文字意義的作用估計過高,但它和書法藝術如影隨形,須臾不離,是無疑的。其重要性在于,它決定著書法藝術的公認信碼(cpde) 性,這種性質,又是書法藝術文化歷史特征、可辨認性和大眾性的根本條件。建筑學把實用視為第一性的功能,稱其審美文化意義為“二次功能”“三次功能”;書法藝術正相反,審美是第一性的,文字意義略似于“第二功能”。

文字形義約定俗成,離開這種約定俗成性,意義便消失了。如果說傳統書法有一條基本邊界,那就是這一約定俗成性。

(作者系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)

江苏e球彩开奖号码